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nglish

../../images/logo_new.gif

网络心理咨询——网络一线牵,安慰不遥远

作者:                    来源:                     时间:2020-03-14

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

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

——特鲁多铭言

抗疫一线的医务工作者们,当您脱下防护服的时候,想起病房中亟待救援的生命,心底是否曾涌起过疲惫与遗憾?

奔波在抗疫路上的志愿者们,当您摘下口罩的时候,想起还在等待救助的同胞,心底是否曾有过不甘与沮丧?

驻扎在抗疫一线的安保人员们,当您面临深夜寂静的路口,想起这座城市曾经的热闹,心底是否翻涌着对未知的恐惧?

患者与家属们,当您得知确诊那一刻,想起家人的面庞,心底是否曾偷偷说着与世界告别的嘱托?

每一位与此次战“疫”紧密相连的同胞,疫情来临,身体不适可就医,我们的心灵也需要更多的专业呵护。因为疫情带来的空间限制,在此次疫情中基于网络平台的心理咨询援助也温暖了诸多心灵。教育部华中师范大学心理援助热线平台免费开展心理咨询服务,为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提供网络心理咨询,让小小的手机背后,有满满的爱、鼓励与支持。

一、网络心理咨询是什么?

网络心理咨询(Online Counseling)的概念有广义与狭义之分。狭义的网络心理咨询是指,咨询师与求助者通过使用电子邮件、 聊天软件、网络音视频等沟通手段,以特定专业咨询关系为基础的网络心理服务。它是网络上持续性的、即时或非即时的远程互动过程,是以帮助求助者解决心理困扰、促进自我成长为目的。广义的网络心理咨询还包括了求助者通过网站学习相关知识,以及求助者和咨询师通过留言板、论坛之间的互动等行为。

今天给大家介绍的主要是狭义的网络咨询。

网络心理咨询与传统面对面的心理咨询相比,最大的特点就是借助了网络技术,突破了空间和时间的限制。特别是在当前疫情环境下,网络心理咨询就在这样的环境下发挥出了传统心理咨询达不到的作用。具体而言,网络心理咨询具有以下优势:

(一)便利性和经济性。相比面对面的心理咨询,网络心理咨询的价格更加便宜,甚至有网站或机构会为求助者提供免费的网络咨询,这一点吸引了许多求助者,这也能为公众了解心理咨询提供了便利的机会。另一方面,网络心理咨询的便利性可以克服许多客观的阻碍与限制,包括身体残疾、语言障碍和时空限制等。

(二)匿名性。许多求助者因为担心可能存在的他人或社会文化的负面评价,不愿意暴露自己的心理问题, 更不想别人知道他们的困惑与痛苦;而在网络环境,求助者可以通过匿名的方式获得咨询师的帮助,网络心理咨询的这一特征使许多求助者在表达自己时更加自由,不受自身身份的束缚,也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社会污名的影响,从而使一些求助者更加敢于表达那些不被社会规范认可的想法,这也有助于降低公众寻求心理服务的压力。

(三)远距离性。网络心理咨询的双方不必坐在同一个咨询室内,即使相隔遥远,仍能畅快交流,这一方面减少了求助者的顾虑,另一方面也为那些无法获得心理咨询服务的偏远地区的人们提供了便利[1]

疫情期间的网络心理咨询展现出充分的优势。首先,网络心理咨询解除了物理上的限制,也就不用担心因面对面接触而产生的被病毒感染的风险。同时保障了咨询师和求助者的健康安全。其次,网络心理咨询的便利性也方便了心理援助资源的调配。通过网络,我们能够相对更加轻松的调动全国的心理援助资源为疫区内外有心理适应不良的民众提供帮助。另外,网络心理咨询的便利性能让民众更方便的向专业的咨询师求助。有需要的民众可以通过简单的微信扫码操作,就能与专业的咨询师获得文字、语音或视频的交流。最后,在面对疫情这样的重大危机事件中,许多民众所产生的应激反应是比较轻微和类似的,能与咨询师几十分钟的交流就能得到很好的心理疏解。所以网络心理咨询也是一种更为高效可行的方式。

二、网络心理咨询中常用的咨询方法与效果

心理咨询主要是通过结构化的对话,利用心理学的原理和知识协助求助者解决心理问题的过程。因此,网络心理咨询只是改变了心理咨询的具体形式和载体,大部分的心理咨询方法都可以在网络咨询中有效使用。今天我们为大家介绍三种常用的疗法:

认知行为疗法(Cognitive Behaviour Therapy)

这是一种通过改变不合理认知来解决情绪、行为问题的方法。在网络心理咨询的背景下,咨询师首先通过在线共同挖掘来访者的自我认知和体验,引导来访者觉察给你造成困扰的非理性认知;随后咨询师可以通过网络向求助者发送学习手册等资料,要求求助者进行自我练习,并记录自己每日的情况或使用自我管理软件管理自己的行为,按时向咨询师汇报,由咨询师给予反馈和指导。这一疗法常用于进食障碍、物质成瘾、抑郁症、恐怖症、失眠症等。有研究比较了面对面咨询与网络咨询对进食障碍的干预效果,结果显示二者的干预效果并无显著差异。

焦点解决短程疗法(Solution-Focused Brief Therapy)

这是一种以问题解决为核心的短程心理治疗方法。强调从积极一面了解求助者的问题,重视求助者原本具有的天分和能力,咨询师所做的不是去挖掘求助者哪里做错了,而是要找出求助者所拥有的“资源”和过去的成功经验,引导求助者发挥自己的优点和能力,从而推动问题的解决。

叙事疗法(Narrative Therapy)

随着后现代主义的兴起,一些咨询师主张把人和问题分离开,把问题当作需要解构的故事来对待,从而产生了一种全新的心理治疗模式——叙事疗法。这一疗法由求助者讲出自己的故事,再通过咨询师的重写,丰富故事内容,在网络上有其适用性和可行性。Murphy和Mitchell(1998)运用叙事疗法对求助者进行了电子邮件治疗,帮助求助者从旧故事中跳脱出来,重写故事、重塑力量,初步证明了叙事疗法应用于网络心理咨询的效果。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适用于网络背景的疗法。虽然,网络心理咨询的适用对象、适用范围及更多的特定条件需要进一步的检验,但总的来说,我们已经可以对网络心理咨询的效果持肯定的态度[1]。并且大量研究涉及了网络心理咨询与面对面心理咨询的效果对比,大部分研究结果证实网络心理咨询与传统心理咨询的咨询效果基本一致。在对面谈、电话和视频治疗效果的比较研究中,发现比起面谈治疗,远距离治疗的当事人的参与更为积极[2]。特别是就当事人感知到的帮助而言,传统咨询与网络咨询没有显著的差异。这与一般批评网络咨询的会谈一定是难以深入的、有距离感的观点正好相反[3]

三、网络心理咨询有用吗?

虽然前面对网络心理咨询进行了基本介绍,但也许你还存在下面的一些疑问:

在网络心理咨询中是否能够建立稳固的咨询关系?

由于多数网络咨询主要建立在文本交流之上,那么非言语线索的缺乏是否会影响良好咨询关系的建立呢?研究表明深层的感情沟通并不一定要面对面,可以通过一些网络表情或文本特征来传递身体的接触或面部表情。在网络咨询中,颜色、笑脸、字母的重复、标点、间距等,都能用来帮助传达对方的感受和个性等背景信息。

据一些求助者反馈,与面对面的交谈相比,网络咨询时他们自我意识减弱、拘谨的感觉减轻,能更好地表达自己。咨询师也表明网络沟通时他们更能集中注意力,而且在对求助者进行反应前有时间去思考,回应也往往更为有效。

关于网络心理咨询的伦理问题

在网络心理咨询中,伦理问题同样是需要非常关注的。国内学者的研究探讨了相应的网络伦理规范:(1)在网络咨询中咨询师以真实身份与来访者建立关系,来访者必须提供必要的真实信息;(2)咨询双方注意选择网络咨询的地点、时间并避免多任务操作以保证咨询设置;(3)网络咨询对网络平台及咨询记录有特殊的保密要求;(4)危机个案应有专门的应急方案并及时转为线下干预[4]。对于咨询师而言,在网络心理咨询中对伦理问题的重视和真正践行才是最重要的[5]

总的来说,虽然网络咨询与传统咨询在形式上有所差异,但是在网络咨询中我们能够获得与传统心理咨询同样良好的咨询效果,也能够建立起稳固的咨询关系,而且网络心理咨询中的伦理问题也得到了一定的关注。

四、教育部华中师范大学心理援助热线平台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教育部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和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高度重视疫情对广大师生和人民群众心理健康状况产生的影响,及时印发《关于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开通心理支持热线和网络辅导服务的通知》,充分发挥高校心理学科强大的学科优势、人才优势、科研优势,整合社会专业力量和技术支持,用最快速度、最强资源建成教育部华中师范大学心理援助热线平台,成为湖北保卫战、武汉保卫战中抚慰人们心灵的温暖港湾和维护社会稳定、同“心”战“疫”的重要支撑[6]

同“心”战“疫”,心理学人在行动!正如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林崇德先生所言,“在国家困难关头,来自全国心理学界的同仁们以志愿服务的形式加入到抗疫工作中,体现了心理学界的使命担当,在教育部党组的坚强领导下,定能取得抗击疫情的最终胜利。”

1200所高校和相关机构,4000余名后备心理咨询师,200余名督导师,已经在专家委员会和专家小组的指导下,快速严格审核,分批上岗服务。短时间内召集到如此多的心理咨询专家,是这个群体的特殊责任感,更是每一位中国人惺惺相惜的爱与信心。

如果您的心灵需要帮助,请放心的拨打电话,有以下三种方式可以免费进行心理咨询。

这里总有一个人,在等你!

参考文献:

[1]周宗奎 等. (2017). 网络心理学.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 Day, S. X., & Schneider, P. L. (2002). Psychotherapy using distance technology: A comparison of face-to-face, video, and audio treatment. Journal of Counseling Psychology, 49 (4), 499.

[3] Barak, A., & Bloch, N. (2006). Factors related to perceived helpfulness in supporting highly distressed individuals through an online support chat. CyberPsychology & Behavior, 9(1), 60-68.

[4]崔丽霞, 雷雳, 蔺雯雯, 郑日昌. (2007) .网络心理咨询的疗效与展望. 心理科学进展, 02, 160-167.

[5]安芹, 贾晓明, 郝燕. (2012). 网络心理咨询伦理问题的定性研究.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26 (11) , 826-830.

[6]柴葳. (2020). 最强资源最快速度支撑抗疫心理保卫战——教育部华中师范大学心理援助热线平台有序运行. 中国教育报.


作者:许放、杨晨、刘国凤、刘夕佳、牛更枫

审核:刘勤学

 

 

 

澳门网上唯一授权网页itvnforum.com


HTML地图
XML地图
TXT地图